阅读新闻

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新论

[日期:2018-04-17] 来源:新浪收藏  作者: [字体: ]

  作者:伯华

  ---评马定祥有关平靖大钱之说

  关于著名的《 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在《古钱大字典》中定为真品,而且钱币大师戴葆庭曾收藏此钱一枚,并于一九五九年,戴葆庭先生将所藏一百一十九枚太平天國珍稀錢幣,捐贈给中國歷史博物館,其中就包括这枚‘平靖勝寶兴汉灭满當千’,并因此受到國家文化部的嘉獎。

  应该说这枚钱币本来是已有定论,可是自从马定祥先生在1983年出版了一本《太平天国钱币》[见附件1]后,这枚钱就成了一枚有争议的钱币了。一般来说,多数人总是相信权威的。世人根据马先生编撰的一些理由,把这枚钱打入了假钱行列,可悲的是作为教材的《中国钱币》一书的编写者也毫不犹豫的引用了马的结论,于是这枚钱就成了彻彻底底的假钱。

  那么我们就先来看看马先生的说法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首先马先生说“笔者回忆(笔者--马先生自称),这类平靖当千大钱,较早出现的一枚是在公元1938年前的杭州市……笔者先后所见已不下十品之多。因此疑点愈来愈多。后来经过两地调查研究,疑问终于揭晓,前者大都是昔年住于绍兴宝珠桥下仓桥街的铜匠名叫金宝的父子俩所造;后者大都是南京泮池书社张某所造。”

  这里,请大家注意“1938年”这个年份:

  1。 在这一年《古钱大辞典》编著完成并出版(该辞典开始编于1936年);

  2。 在这一年:马定祥22岁;戴葆庭43岁;丁福保64岁[见附件2]。也就是说此时丁福保已是花甲老人,是中国泉币学社社长。戴葆庭正值壮年,丁聘请戴为编著《古钱大辞典》、《历代古钱图说》二书的顾问。丁戴二人在当时是 为钱币界公认的钱币大师,而此时的马先生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只不过是泉币学社的一名小兄弟,还没资格参与这两部古钱名著的编写。

  马说在1938年,就见过这枚钱“已不下十品之多”,据此推理,丁戴二人也应见过,他们在编《古钱大辞典》时不会一点也不考虑这些情况,难道不顾事实,把《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定为真钱吗?这显然在逻辑上说不通。而如果丁戴二人当时不知道马所说的这些情况,那么当时作为钱币学会一个刚进门的小成员的马先生为什么不大胆进言,直言《古钱大辞典》有误呢!为什么非要等到1983年才来指出这个“错误”呢?这使人不得不想到是否这位马先生有什么难言之隐?我猜想如果马先生所说是事实的的话,那么丁戴二位钱币大家绝不会就像马说的“想当然”,把一枚“假”钱轻易入谱并定为真品。再说丁戴二人在当时是钱币界为大家都认可的钱币大师,也不可能连一枚“新造的”假钱也认不出来。马之所以要等到1983年再说,是要等到丁戴二人都不会说话的时候再说,因为这时丁戴二人再也不会说什么了!

  再者,马先生又说“前者大都是昔年住于绍兴宝珠桥下仓桥街的铜匠名叫金宝的父子俩所造;后者大都是南京泮池书社张某所造”。请问其马先生这么说其根据何在?马是和谁一起去调查的?有谁来证明马所说事情是真实的?有当年的调查记录吗?当时的泉币学社每次会议都有记录的,对于这样的大事,马先生费精又费神还要费钱几次三番到处调查,难道就没有留下一丁点儿记录作为依据吗?为什么一丁点儿都没有留下呢?再说,对于这样的大事马为什么在1938年不说?甚至在而后的几十年间也不说,非要等到45年后的1983年才说呢?而且是光凭马某人的回忆,其他毫无一点真凭实据。假如有人说马先生的说法纯属编造的话,好像也不是毫无一点道理。

  然而马先生生还觉得自己说那枚 “平靖胜宝背兴汉灭满当千” 钱是假钱的理由不怎么充分,于是另又提出了三点理由[见附件1]。

  其中第一条说“太平天国文物中有一印章,文曰:“ 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国禧天福武正军政司”。其中“ 禧天福”三字,原是天朝的一种世爵称谓,这种爵位的府内,分设文军政司和武军政司,正副主官各一。而造伪钱者自作聪明地将其中“的禧”字改“为祷”字,讵知大成国并非信仰上帝一神教的,不“用祷天” 且武正军政司应分读“ 武正、军政司”,造伪钱者不明史实,把它分作武正军。但天朝并无此一军制,可谓弄巧成拙,反而露出破绽。”

  我们就此来分析一下,按照马先生所说,当年造假的是杭州一位工匠和南京的一位张某应都是一介平民,试问他们当时如何能看到太平天国文物呢?他们能见到马先生用来作为依据的那枚“印章”吗?他们又有多高的文化水平能编造出“祷天福”“武正军“这样的词汇?以笔者拙见,只有那个时代和那个时代的人才能熟悉和使用这样的词汇。正如文革时期的专有词汇只有经历文革的那些人才熟悉一样。

  至于说“大成国钱币是没有纪值的,更不会有“ 当千”的大钱。如果真有当千大钱,按理还或有当五十、当百、当五百等真钱的发现,但均未见。”这种说法好像很有道理,但只有仔细一想,目前发现的大成国钱币是没有纪值的,但不能就反过来说大成国不会有“ 当千”的大钱,正定理成立,逆定理不一定成立。道理很简单,因为社会上有当千的大钱。

  我们再来看看马先生提供的南京绍兴和杭州三地所造的假钱,其钱文如出一辙,简直看不出有何差异。试问,他们在造假时用的是同一个钱模吗?他们是事先合谋商量好了的吗?否则他们造的钱怎么能那么相似,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几乎一模一样!请问,这难道是偶然的吗?

  显然,马先生讲的故事似乎有点太动听了。

  至于钱币的材质,在那个时代是金银铜铁都可以用来铸钱的,这是人所共知的。

  关于《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于的真假问题除了丁福保戴保庭认可外,我还提供以下两条信息作为补充:

  第一。 戴葆庭在编写他的著作《珍泉集拓》时,把《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收入钱谱是接受了有关专家的意见,由此可知除戴大师以外,还有这些 “有关专家”对此钱也是认可的。

  第二。 大家都知道古泉收藏大家陈达农先生。在2005年秋中国嘉德为陈达农钱币藏品举办了专场拍卖会,推出拍品300余项。,他的著作有的《古钱学入门》《淙淙泉声》《达农泉集》。

陈达农先生陈达农先生

  在《古钱学入门》一书中,他作了一首《中国古钱幕文歌》,其中有这么几句:

  平靖分五营,前营胜后营

  左营胜右营,中营胜篆中

  常胜御林军,千秋各自明

  当千武正军,煊赫俱威名

  由“当千武正军,煊赫俱威名”两句可以看出,陈达农先生对《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是认可的。应该指出的是这本《古钱学入门》是2001年出版的,就是说在《太平天国钱币》出版八年后,陈达农先生依然对《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给予高度评价,可见陈达农先生对马定祥的说法采取了蔑视的态度。

  另外1998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由苏晔刘玉荣二位编 著的《古币寻珍》一书对《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也给予了肯定。

  第三:从现在已发现的《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的材质来看,多种多样,有铜质的,银质的,铁质的,鎏金的,另据一位网名叫八桂景明的网友在他的一篇博文中说“大成国之钱币中。最奇的钱币就是一枚特大型钱币。[当千。上书反满复汉的口号。金质]。”所有这些,远不是所谓的南京绍兴和杭州三地造假者所能做的。

  综上所说,可以说对《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持认可态度的人多,而持否定态度的仅马一人而已。因此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是客观存在的,就是说不能否认历史上有过此钱。

  但要指出的,也不是现在发现的《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都是真钱,民国时期假造的可能也在其中。

  最后,还想说一句,至今所发现的《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数量很少,因此我猜想他可能不是一枚行用钱,而是大成国的信钱或者是用来象征身份的钱。不过,这仅是个人的猜想而已。

  下面是搜集到的各种材质的《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图片。其中泉海密探网友所藏银质《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从包浆来看,时间应早于民国,民国时期银币的包浆达不到这种程度。

笔者藏鎏金《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笔者藏鎏金《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
某网友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某网友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
春来花自青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春来花自青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
云南网友孔艺居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云南网友孔艺居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
小雅斋藏(银质?金质?)《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小雅斋藏(银质?金质?)《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
百福堂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百福堂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
通过一天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通过一天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
京川游侠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京川游侠藏《平靖勝寶背兴汉灭满當千》钱



阅读:
录入:007com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金代窖藏简析
下一篇:陕西省造光绪元宝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